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宏观经济 » 正文

全国三公经费一年知多少?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1-08-10  浏览次数:97

    截至8月8日,超过国务院最后期限一个月后,中央部门中,有94家公布了“三公经费”。外交部、国务院侨务办公室、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等3部门仍未公布。   在已公开的“三公”费用中,有50个单位今年“三公经费”预算高于去年决算,国家信访局今年预算比去年决算增加68%,出国费预算是去年决算的4.4倍;12个中央部门去年“三公”决算超过1亿元。
    
      最先公开和最后公开都是最受关注的。全国人大代表、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表示,有些中央部门一直在拖着看形势,结果错失时机,成为舆论焦点。
    
      “外交部驻外使馆众多,外交礼仪要求用高档汽车,估计外交部的‘三公’会是一个天文数字。”叶青说。
    
      除了国家安全局等几个涉及国家安全的部门的数据可以不公开之外,剩下的部门不可以例外。叶青说,国务院要求公开,不按时公开已是违令。
    
      中央部门预算五六月份已经通过,到8月份才公开。“预算执行已经完成了一半,钱也花了一半,监督来得太慢。”天津财经大学教授李炜光说,第一次公开,技术上肯定有不懂的地方,不能要求太高。
    
      李炜光说,美国等国家是从预算编制过程中就公开,执行过程也是公开的。
    
      从2010年开始,中央部门的预算公开大幕徐徐拉开,因此,2010年也被称为中央部门预算公开元年。
    
      今年国务院又前行一步,不但要求中央部门公布部门预算和决算,还要公布“三公经费”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全国的“三公经费”到底有多少
    
      2006年,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曾在《学习时报》发表《政府管理改革的几个切入点》一文,该文明确指出:政府部门每年的公车消费、公款吃喝、公费出国三项支出高达9000亿元之巨。
    
      竹立家说,资料显示,2004年,我国至少有公车400万辆,公车消费财政资源4085亿元,大约占全国财政收入的13%以上。与公车消费相联系,各种资料显示,全国一年的公款吃喝在2000亿元以上,二者相加总数高达6000亿元以上。
    
      2000年《中国统计年鉴》显示,1999年的国家财政支出中,仅干部公费出国一项消耗的财政费用就达3000亿元,2000年以后,出国学习、培训、考察之风愈演愈烈,公费出国有增无减。
    
      竹立家认为三公相加,数字高达9000亿元。
    
      这个数据出来后,各界纷纷引用。北京大学教授王锡锌在央视《新闻1+1》节目引用这个数据后,此数据更为人熟知。
    
      但财政部称这一数字“严重失实”,“三公”实际支出为1201亿元。
    
      竹立家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,虽然近年来政府连续有大动作,包括公车改革、取消驻京办等。但随着政府机构的扩大,经济的发展,如今全国的“三公经费”只会比他原来估计得高。
    
      比如公车购置款,根据媒体的公开报道,2007年是500亿元,2008年是600亿元,2009年是900亿元,呈连年上升趋势。
    
      竹立家说,很多公务出差都是没有必要的,现在网络这么发达,完全可以在家学习。沿海各省市去英、美、新加坡考察的干部络绎不绝,新加坡理工学院已经把培训中国官员当成一个产业来做。
    
      竹立家称,中国社会科学院财贸所今年发表的白皮书透露,2010年中国的预算内收入大约8.3万亿元,中国的宏观税负水平大约是14.2万亿元。换句话说,去年我们的公共收入大约有14.2万亿元,这14.2万亿元里面,除了预算的8.3万亿元以外,剩下的近6万亿元基本上在预算之外循环。
    
      6万亿元中有多少用在“三公”上?这个数字连人大都无法知道,更别提公众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 “财政部的数据跟竹立家的数据不一样很正常”,李炜光说,因为差不多一小半的“三公经费”不在预算内,而预算外循环的“三公经费”连人大都很难监督。花了多少钱基本是笔“糊涂账”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如何监督庞大的“三公经费”
    
      “监督是重要的。”竹立家说,不能只通过政府部门自身监督,必须引入第三方监督。一是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监督,各个部门“三公经费”的预算、决算,必须通过人大常委会审批,必须在以后的制度安排过程中让人大做一个财政预算,特别是在“三公经费”方面,应有一个主要的监督机构。二是每年坚决公开“三公经费”的一些预算注资,进行社会舆论监督、媒体监督和公众监督。
    
     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蒋洪称,《预算法》并没有明确规定社会公众、各级人民代表大会获得政府预算信息的权利,也没有规定政府行政部门提供相关信息的责任和义务,更没有固定必须公开的财政信息的范围、具体程度以及公开的时间和方式。
    
      李炜光称,已经运行了17年的《预算法》必须修改,从法律上规定预算的透明度,保证人大和公众监督的权力。规定财政信息公开的范围、时间和方式。
    
      他认为,国家应该规定,中央部门“三公经费”的人头费是多少。否则没有了标准,就无从比较,宣传意义大于实际意义。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